懒癌治疗仪

最近沉迷追星
常用id为welllllll

所有图禁止未授权商用

[夜轰]风眼

这篇真的看得我稀里哗啦

捻墨扫眉:

※我的英雄学院丨夜岚稻佐×轰焦冻
※短,一发完
※原作向背景,是职业英雄时期 。@所長腦 点过的想看的“原作向并肩作战”梗
※有原创敌人





 风眼

By 流柃




 
 

有人曾问及风,你是否居无定所四处漂泊。 
它回答,只偶尔眷恋指引归家的灯塔。 
 

同学会结束后回家的路上,轰焦冻会难得地思考起类似于“长期保持朋友关系需要存在的条件”的问题,他自认为往昔A班的众人如今于他而言也自然是朋友的存在,不过方才聚会上女生们还是不无遗憾地感叹着“太久没联络就会担心对方是不是已经忘记自己了”,人情世故总是要比自己想象的复杂,如果说长久又持续的联络是保持朋友关系的一个条件,那自己的“朋友”有哪些呢? 
消息提示音打断了他偶发的感伤,新邮件的发信人显示为“夜岚稻佐”。 
点开后映入眼帘的是占据了整个屏幕的一片蔚蓝,晴朗的天空和平静的海洋连成一片,平滑的渐变色在照片边缘被小岛和其上灯塔的黑色阴影分割。 
手指往下滑动,照片的后面还附上了文字,超大号的字体比明媚的海景更加冲击十足。 
“冲绳好好玩!!你也来吧!!轰!!” 
 
冲绳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在飞机上的时候轰就回忆着有关于它的历史知识,一直追溯到它还不属于日本的时候,它曾先后成为中国唐朝与日本的藩国而求得生存之路,而在旧普通时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冲绳的人民曾经通过捡拾玻璃瓶加以再加工而发展起了玻璃工艺,在如今的个性超能时代到来之后,这片小岛也与时俱进,日本最早的几个海难救灾训练场之一也建在这附近。 
在机场落地后,顿时陷进了冲绳的南国海岛气息之中,商店里的传统乐器三线和最新款的比基尼面面相觑,广播里台风季预警和通缉敌人的背景音乐是经典琉歌,玻璃烧制的英雄摆件流光溢彩,安德瓦的居然和欧尔麦特卖得一样火热。 
不过它的神奇之处还在于——夜岚稻佐宣布他最新的居住场所就决定在此了。 
轰焦冻在烫着火锅里的猪肉时听他介绍着自己与冲绳的缘分,这位似乎永远一腔热血永不安静的职业英雄的上一个住所是在东京市中心的高档公寓楼,他表示在海拔接近八十米的高空住了短短半个月后就厌倦了观察云的流动,虽然提前结束的租金合同让他搭上了半年的英雄收入,但是在灵光乍现驱使下的冲绳之旅收获更多,他认为这次对美丽的大海和淳朴的人民的热情可以持续起码一个月,加上在火锅店门外就看到的房屋出租广告恰好想寻觅一位只准备住三周的房客,夜岚稻佐认为这一定是上天的指引,当即找到了中介交了钱领到了钥匙。 
“只让房客入住三周,这不是很蹊跷吗?”轰焦冻对他频繁换住所的行为司空见惯,此刻还是提出了比较关心的问题,“而且还有一周你准备怎么办?” 
“嘛,好像是房主的经营理念,说是只提供给来游玩的旅客,每次出租的时间也不一样,从一周到三个月都有,纯粹看他心情。至于还有一周嘛,也许我明天就打定主意要在这里买套房子定居一辈子啦!” 
我觉得更有可能是支付又一笔违约金。轰焦冻默默想着,尝了一颗海葡萄。“这个还真好吃。” 
“对吧对吧!老板娘还说是只有这边的暗礁下才能采到,我第一次吃到的时候感觉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想着一定要让你也来尝尝,啊,吃过了这个,你也会觉得上次在诹访市吃过的山菇天妇罗只能排第二了。” 
轰想起了那次的经历,突然觉得一阵恍惚,十几个小时前思考过的关于朋友关系的问题再一次浮现在他脑海里,虽然平时完全没有联络,但每一年总会有几次突然收到从夜岚那发来的联络,多半是他又找了一个新的居住地点,而那里有些他一定想让自己看看的东西。 
夜岚的居住地点从视野绝佳的高档公寓到狭窄逼仄的出租阁楼不一而足,甚至是废弃大楼和山里的猎人休息小屋也被他宣言过是目前自己的住宅地。 
他每一个选择的原因都天马行空却又有着共同点,据他自己介绍是对某一点萌发了热情,这种热情虽然总是持续短暂,却似乎像永不休眠的火山,总会再次酝酿喷薄。 
轰焦冻则对自己也感到很奇怪,对这些突然的邀请他并未感觉唐突,也不同于对工作的谨慎和规划,自己似乎抱着一种冒险与期待的心情来赴这些任性旅行的约。 
如果说长久又持续的联络是保持朋友关系的一个条件,为什么自己当时会没有想起他来呢? 
“天妇罗和水果怎么能放在一起比较?”察觉到自己的停顿已经长得像个尴尬的沉默,轰找了一句回答。 
还是感觉到一阵抱歉。 
 

突发旅行的特点大概就是凭借冲动行动,而在酒足饭饱后连这个动机都偃旗息鼓,轰焦冻是个外来客,夜岚稻佐却也算不上东道主,离开居酒屋后的散步漫无目的,温柔的晚风吹拂着两位异乡的客人,轰焦冻抬头看到了染成了粉紫色的天空,想起了邮件里的那张照片。 
“我想去看海。” 
那么就去看海。他们赶上了落日的的余梢,仿佛在海平线的尽头燃起的火苗烧红了半个天空,浩瀚的霞光占据了整个视野,在压倒言语的自然壮美面前,坐在山坡礁石上的轰焦冻感觉体会到了夜岚那一见钟情般的感动心情。 
“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想到了‘就像轰的火焰一样啊’,不过也很奇怪啊,明明这几年都没亲眼见过你的火焰啊!” 
轰注意到了他的措辞,挑出重点反问:“‘亲眼’?” 
“我当然一直在关注轰的英雄活动啊!” 
“难道说每次来信都是我没有工作的时候也不是巧合吗?” 
“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我可是都记好英雄‘焦冻’的行程的。” 
轰焦冻看了看背对他站着的夜岚,又转回了目光。 
“虽然我对人情世故也很不擅长,不过这样的话,还是不要随便对人说比较好吧。” 
夜岚稻佐发出了夸张的疑惑声音,轰则丢下这句话先站起身。太阳沉进了海里,暮色开始向暗夜过渡,轰走在前面,问他现在的住所里有几张床。 
夜晚降临得很快,他们沿着海边走了大约才半小时,周遭便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缺乏人工灯光的环境里天上的星星清晰了起来,可惜月色虽美却照明不足,幸好近处的小海岛上矗立的灯塔已经亮起了灯光,借着那点光亮,晚归的人们寻到了回家的路。 
然而这一点光亮却突然之间消失了。 
对异常的敏感让两位职业英雄瞬间神经紧绷,夜岚提供了“在灯塔的光消失之前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飞的声音”的情报,轰焦冻与他交流了一下看法,自身故障与敌人破坏的可能性都很大,无论哪种他们作为英雄都有义务前去查看。 
决定之后事不宜迟,轰焦冻与夜岚稻佐奔到海边,轰的计划是直接在海里冻出一条道路通往灯塔,夜岚对他这几年能力的恐怖长进感到咋舌,不过实践经验也教会了英雄们尽量减少对当地的破坏,况且现在还不能判明那里确实存在敌人。 
“抓紧我!”夜岚稻佐一声大喝抱起了他的临时搭档,驭风带人也算是英雄“烈风”的招牌技能之一,加上对象安静配合,短短数息之间疾风已经将他们送到了海岛上空。 
靠近灯塔之后他们终于窥见了让光消失的原因——一层巨大的像是黑布一般的东西罩住了整个灯泡的透明外壁,而那微微的起伏则证明了这是一个生物,或者说是一个异形系的敌人。 
夜岚抱着轰悬停在空中,后者伸出手,掌心腾起了一团火。 
然而还没等他借着火光看清敌人的形态,那层黑布上突然暴起一截,像是毒蛇嗅到猎物,它凶狠地一刺,一口吞下了轰焦冻手心的火光。 
两位职业英雄在它动作的瞬间意识到了危机,夜岚带着轰往后急退,而操纵两种个性的轰直接朝它击出了冰锥与火束。 
风的破空声、冰的碎裂声以及火舌舔舐空气时的呼啸声混杂在一起,然而两位英雄透过冰屑和火光都能看到,这两种截然对立的元素在“黑布”的表面并没有造成什么可见的打击痕迹,换言之,目前这些攻击对敌人并没产生效果。 
“夜岚!用风吹走它!”轰焦冻马上采用第三种方案。 
“但是保持现在这个状态还要用最大输出的话有点困难啊……” 
“没关系,放开我!”轰焦冻右手在虚空中往下一按,瞬间一条冰道凌空出现,一端连接着灯塔的边缘,他推开夜岚的胸膛,借着反作用力跳到冰道之上,右手按住冰面右膝跪地,瞬间冰霜将他自己冻在了平面上。 
他仰头大喊,“上吧!!” 
夜岚将力量都集中到右手,周围的空气仿佛出现了有形的扭动,流速不断攀升,范围进一步扩大,最终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以他为中心的一道小型龙卷风,名为“烈风”的英雄抬起右手指向苍穹,仿佛是将这一道人工旋风拔地而起,轰焦冻抬头注视这个空气漩涡,感觉强大的吸力在背后拉扯自己,他咬紧牙关,右手的温度又骤降几度。 
这道狂暴的气流直冲敌人而去,夜岚确信自己甚至听到了塔顶建筑发出脆弱抖动声,然而那个敌人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摊开包裹住了那巨大卵形灯泡的表面,狂风被圆滑的曲线分流,分散开的力道难以掀起这“黑布”的一角。 
“不行!”夜岚朝轰喊道,“薄壳结构原理吗?!” 
还未等回答,他们同时听到了远方海面传来的汽笛声。 
“糟了,船只开始归港了,没有灯塔他们就确定不了方向了!中大型还可以靠导航,渔船的话就麻烦了!” 
“夜岚,你说过这附近还有暗礁对吧……”轰的语气凝重起来,他努力思考着对策。 
“刚刚他好像冲着你的火去了,会不会有‘趋光性’之类的!” 
几乎是灵光一现,轰突然回忆起刚到机场时广播中的通缉犯告示,似乎确实是提到了有流窜到冲绳附近的一位敌人,“是通缉中的敌人!喜欢光源还会喷射出生物性毒素,可以将身体平铺在空中随风漂浮!上次被击败是采用了窒息的战术!” 
夜岚也落到轰制造出来的冰道上,听到有解决的可能性当然松了一口气,然而他挠了挠头,“可让我造出这么大空间的真空我还做不到啊……” 
他的搭档站起来,右半身的冰开始融化,左半身则燃起了明亮的火焰,“我们可是在海上,让他掉到水里就可以了!不过现在,我们还有先要做的事!” 
他们俩顺着冰道跳上灯塔的顶部,夜岚用高大的身躯完全挡住了轰,在阴影的庇护下后者试图点燃了一撮火苗,那个敌人的确没有反应。 
轰焦冻手上的火焰越烧越旺,在夜色中显出了鲜明的金红色,火舌不断向外迸射扩张,操纵烈焰的英雄在它们离开身体之后引导它们烧成了一个圆环的形状,怒烈的火映红了方圆百米的海面。 
夜岚瞬间明白过来,此刻轰焦冻自身就是这魆魆黑夜中的灯塔。 
“夜岚!!还不够!!过来帮忙!”他在努力维持火的强度和形状的同时回头朝自己喊道,夜岚稻佐忽然觉得眼前的他和第一次遇到时15岁的雄英一年级学生轰焦冻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真是久违的浑身感觉热血沸腾,夜岚攥紧双拳大吼了一声,充沛鲜活的空气争相奔进烈火的圈套之中,甘之如饴地助长燃势。 
远方海面又传来了汽笛的声音,这一回笃定整齐,且正有序地渐渐靠近。 
轰焦冻露出一个欣慰的微笑,还听到了夜岚惊喜的声音,“轰!快看,敌人有变化了!” 
那个至今一直以一块黑布形象示人的敌人仿佛开始皱缩了,抬起了一角缩成了一个触手的形状,像是盲人摸索一般在空气中逡巡,最后对准了他们这边的方向。 
“是你的火焰的光!引起了他的变化,如果光再明亮一点的话,说不定他就会离开灯塔了!” 
轰咬住下唇,右手抓住了左手手腕,然而生成用来降温的冰霜几乎瞬间就汽化了。 
敌人被火光吸引,抬起了一半的身体向这边张望,前端已经变幻出了着地的前肢。 
左手手心也许已经被烫伤了,但是还不够,轰先冻出了冰块砸到左半边身体上,接着继续顶着高温为自己冷却。夜岚加快了鼓送空气的节奏,他的身体机能里并没有“耐高温”这个分类,此刻在火焰的附近已是汗流浃背。 
敌人的后半个身体也缓缓离开了顶灯的玻璃罩,身体的形状像是蓄势待发的兽类,那昂起的“头部”正对着光芒的方向。 
汽笛的声音越来越近,轰觉得自己能坚持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夜岚顶着高温靠近轰焦冻,热浪在前胸留下了大片的刺痛,他向前一步,揽住了微微摇晃的轰。 
“抱歉……我的能力还不够……” 
“你已经足够出色了,‘焦冻’。接下来就是决出胜负的时候了!” 
两位英雄神色凛然,轰在瞬间将火焰猛力推出,这个突然之间的变化刺激到了敌人衰弱的视觉神经,他急速奔驰而来,追着那光芒而去。 
极度的高温还是对敌人神奇的表面造成了损害,那团火焰之间传出了古怪的叫声,然而不彻底的创伤只是让他喷出了大量应激的生物毒素,恶臭的液体飞散下来,夜岚抱住了使用个性过度的轰焦冻,一个空气炮轰开了毒液,后坐力顺便让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 
但是灯塔顶部的空间狭小又没有遮挡,这样下去依旧不是办法。 
夜岚退到边缘,身后是广阔幽深的海面,身前是他抱着的轰焦冻。 
这位排名前三的职业英雄的确是一个好搭档,在今夜的临时作战中灵活果断又配合默契,如今他坚定地提议,“跳吧。” 
夜岚没能马上理解他的意思,轰回头直视他的眼睛,目光亮得惊人。 
“跳下去吧,我相信你,夜岚。” 
 

远处的渔船上,出来张望的人一脸不解,灯塔今夜似乎突然故障了,但仿佛有人烧了一堆火来指引方向,他正准备回去问问长辈,身后的老者却已经来到了甲板上。 
“快看,孩子,那是陨石吗?” 
 
夜岚稻佐裹住了轰焦冻,他觉得他像是在宇宙中跋涉而来的流星,撞上了自己这团大气层而烧得炽热滚烫,心脏跳得又快又重,仿佛是这力道把他们推下了灯塔。 
操纵风的使者在他们周围创造了一道气流的屏障,坠落的过程中那团裹住了敌人的火焰也追随着它的创造者一同落下。 
暗夜里光球映衬在他们身后,拖出了长长的尾焰,他们真如坠地的彗烽,划破了这黑色的空间。 
触及海面之前的数秒之间,轰焦冻努力在这层风膜的内部又制造了一层冰盖来缓解入水的冲击,然而真正撞到水面的一瞬间还是震得浑身发痛。 
他被紧紧抱住,紧缚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连骨折的空间都没有保留。 
海水从四面八方涌来,但却没有没进他的口鼻。轰焦冻做好了呛水的准备,却没想到会得到一个吻。 
夜岚稻佐托着他的脑袋吻他,在刺目的海水里他们依旧选择睁大双眼,这绝对是一个吻,没有多余的空气渡给彼此,本就不多的氧气似乎全被肾上腺素耗尽。夜岚闯进来,舔过他牙齿的动作给他带来一阵战栗,真是奇怪,那些钙化合物里难道还有神经存在吗? 
这个吻任性又激烈,当他们终于浮出水面的时候,这种荒唐的刺激感还在全身涌动,半发酵的冲动意犹未尽,轰焦冻感觉眼睛一阵酸涩,海水的杂质顺着泪水流出,直到感觉这属于人体正常温度的液体烫到了皮肤时,他才后知后觉自己应该是要觉得冷的。 
渔船恰好驶到他们身边,那一老一少两位冲绳岛民,还不知晓这两个落水的年轻人是他们今夜的恩人。 
 

轰焦冻在两天后坐飞机离开了冲绳,感冒的余威让他一路浅睡了好几次,回到公寓门前掏出钥匙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似乎有人尾随。 
 夜岚稻佐从楼梯间探出头,察觉到对方已经发现之后干脆跳出来,仗着气势先开口为强,一如既往标准的以头抢地,“事出有因,还望收留!” 
 “……‘因’是?” 
 “这次的违约金花光了我剩下的积蓄!因为是追着你上飞机的只能电话解约,房东十分生气!实在抱歉!” 
 轰焦冻觉得槽点无数,最终还是选了最实际的先提问,“你准备住多久?” 
 夜岚稻佐直起身看着他,眼神闪闪发亮笑容愈来愈大,“其实我是有定居的打算的,不知意下如何啊?” 
 “定居?在我家?这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想追求你啊!焦冻!” 
 
 

 
 我曾居无定所,来去如风,后来我试着,为你停留。




Fin.





一些杂谈:很喜欢“风眼”这个词语,想了好几天要用这个标题写篇同人,可惜自己能力不足,没能写出想要的感觉😭
想表达一种“一直无拘无束、觉得自己像风一样的夜岚,他的生活经常被热血所支配去行动,这种像是风暴一样的生活里,却有着恒定平静的存在,也就是轰了”的感觉!
又被我写成了朋友homo,但是会有朋友做这样的事吗,他们肯定不自觉暗恋对方很久了(是耍赖

真的非常感谢您的阅读!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66)
©懒癌治疗仪 | Powered by LOFTER